JuneHu_夏至

夏至,寻常女子,爱读书写字、走走停停。。

小年记

       农历2013年12月23日,北方的小年,我们的小年应该是在明天。

       昨日下班走到公司楼下看到大厅已经被大红灯笼、福字和对联装点的时候还觉得奇怪,那么早就开始迎新年了么?今早看到微博上铺天盖地的关于北方小年的微博才突然意识到,都小年了啊,真快。今天下班回到租住的地方,屋外爆竹声声,从窗户往外看,小区广场也已被装饰灯装点的很似那么回事儿,这小年味儿还挺浓。自工大师大的学生们放假后,小吃街就关掉了,到今天,就连小区里的外卖也不剩几家,我手里捧着刚从外边带回来的酸豆角肉末炒饭,黑乎乎一满盒 ,原本有些饿坏的五脏庙忽然就对它失去了兴趣……

       突然想到04年,想到大伯的离开,也是这个季节。

       大伯终身未娶,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。他是一名红白喜事司仪,也曾是守庙人。大伯生前,很疼爱他的侄儿侄女们,他常常逗我们说小年就是小孩儿过的年,这一天,我们是老大。他总爱在小年这一天给我们压岁钱,哦,我们的小年是明天,12月24日。那会儿我很喜欢过小年,但好像从他离开后,我就再不觉得小年有什么过年气氛了。大伯的厨艺很好。他当守庙人那会儿,我们每逢周末就会结伴去庙里,他会烧好吃的菜给我们,每次总少不了他拿手的煎丝瓜,那会儿觉得这就是最美味的食物,不过,后来就再也没吃过了,因为味道不一样了,烧这道菜的人也离开了。大伯的毛笔字写得也很好,因为他当司仪那会儿总免不了要写些东西。我小学的时候学毛笔字时他会在旁边看着,时不时的指导一下,那会儿他有本专门写对联的书,具体书名忘了,他总想我在过年的时候写写对联贴着,但我觉得字儿太丑,就没写,后来,书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胆儿小,大伯过世时,我见过他的遗体,然后我开始整夜整夜的做梦,每每在梦里见到他,他总是穿着一套帅气的军装,比他实际年龄小,眼睛也没有残缺的部分,但腿脚却显得不怎么好,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。那会儿做梦,梦里很清楚他是已经离开的人,他他却不承认自己离开,所以心里很害怕。这样的梦大概持续了将近半个月,后来就再也没有梦见过,就算想念,也没有再梦见,我想,他大概喝过了孟婆汤开始了他的下一段人生旅途。

       我想,他新的人生一定很精彩。他肯定没有病痛,不会像最后那段时光那般被病魔折腾,当然,也不会那么瘦。他肯定生的高大帅气,有一双深邃眼眸。他肯定不用再背负抚养胞弟的重担,因为会有爱他的父母来承担这一份责任,而不会是他。他肯定会有一位贤淑的妻子,有属于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家……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想,但我就是相信。



评论

热度(2)